第19章 藏宝图
书名:穿越八零,娇气龙宝三岁半 作者:薄荷雨 本章字数:2428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27:21

黑沐从来没有跟这么小的孩子一起玩过,家里的小侄儿又是个冷性子的,喜欢一个人坐着玩,最讨厌别人去打搅他。

没有经验应对这么小这么软的小姑娘,黑沐只好没话找话的跟她瞎聊。

姣姣就是个看脸的小姑娘,觉得这个小哥哥可好看了,哥哥问啥都答。

“那个大洞洞很大很大的,我爷爷说,里面还有河。”

她努力回想秦老头的话,不太确定的问小哥哥:“为什么河水要藏到地下去?它不喜欢太阳吗?山里还有花和果子,可好玩了。地下黑漆漆的,都看不清东西,干嘛要藏下去啊。”

黑沐张嘴想解释,半天都想不出要怎么说才能让小姑娘明白地上河跟地下河的区别。

秦姣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小哥哥开口,叹口气:“原来小哥哥你也不知道啊。行叭,等我妈妈醒了我问她。”

小姑娘在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不停,奶声奶气的话让人听了就觉得这里好安全。没多会儿,黑沐又睡了过去,这一次睡得特别沉,还打起了小呼噜。

秦姣听着小哥哥的呼噜声,眼睛也开始眨不停,她滑下自己在的病床,又踩着病床旁边的椅子爬上黑沐的床,将自己窝进黑沐怀里张着小嘴也睡了。

秦晓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俩孩子抱在一起,睡得可甜。

她扯过被子给孩子们盖上,关了大灯,留下一盏角灯后,躺到了空着的病床上。

夜里三四点钟,山里开始下雨。雨丝细密,润物无声。

秦晓被风吹醒,起来一看,俩孩子缩成了一团,大的把小的抱在胸前,当成了个暖炉。

她将窗户关上,披了外衣去另外那间病房里走了一圈。

龙医生睡在那间病房的加床上,眉头紧蹙。他忙了一下午加一晚上,还得照顾着别晚上发生病情反复,实在有些累得慌。

骨折那孩子体温略有些高,另一个还好,除了斑驳的外伤并无其他危及生命的状况。

早上五点不到,隔壁婶子就提着做好的馒头和小菜过来了,另一个嫂子拎着一口吊锅,里面是熬得稠稠的山芋稀饭。

龙医生被院子里的动静惊醒,起床揉了下眼睛,又看了下两个孩子的情况,开门出去。

院子里已经摆了一张桌子,秦晓抱着姣姣在给她洗脸刷牙。

旁边裹着厚棉衣的男孩抬头看到他,赶紧起立朝他鞠躬。

“你快坐着,今天感觉如何?”

“好很多,除了饿得很外,其他好像也没哪儿不舒服的。”黑沐自己都很奇怪。

明明昨天傍晚他醒来那会儿全是上下都在隐隐作痛,虽然不是那种痛得让人忍不了的程度,但也绝不好受。可今天早上起来,他伸胳膊伸腿,完全跟没事儿人一样,就是饿得有点胃疼。要不是饿得慌,估计这会儿还在睡觉呢。

龙医生也好奇的给黑沐做了个全身检查才放他去吃饭,看着检查结果,啧啧称奇。

说话间,昨天来支援的镇卫生院的医生护士也出来了。他们俩帮忙处理骨折少年的伤,连着秦二爷爷一起,折腾到快两点才弄完。

“这山上的空气就是好,我多久没睡过这么高质量的觉了。”刘医生活动了下身体,舀来热水洗脸漱口,“要不是家里还有老的小的,我也想到山里来生活,不累。”

“可得了吧。你在这里呆一个月,钱拿回去,嫂子不得把你打出门才怪。”护士宋琊直接吐槽,“我就想去大医院,钱多。”

“俗,俗不可耐!”

“切,你不俗,吃饭过日子不要钱?养孩子养老人不要钱?说得那么轻松容易。”宋琊瞥了他一眼,坐到圆桌边儿,“玉米面馒头,可真香。”

她也不是啥富贵人家出身,爱钱爱得明明白白,也不会看不起穷人,反正就是活得忒通透的那种女孩子。

吃过早饭,另一个受伤比较轻的少年也醒了。黑沐就坐他身边,一直守着他俩。看到他醒过来,头一扭,连声叫龙医生来看看。

“行了,醒了就没问题。”龙医生和刘医生给他详细检查之后,确定没有大碍,“你这皮外伤得慢慢痒,大概一周左右就能愈合。还有,你饿狠了,这头两天得吃清淡点,稀一点。”

那少年看着两个医生,眼睛瞬间就红了,然后呜呜的哭起来。

“大小子了都,哭啥呢。你们也是运气好,遇到小姣姣了,要不然……”刘医生随口说了一句,拿着病历本出了房间。

他还要去给镇卫生院那边汇报情况,另一个孩子目前做了中医的骨骼复位,可到底复位效果如何,刘医生心里没底,他是学西医骨科的,更信任机器检查的结果。

刚把电话挂断,就听说县里的支援到了。

卫生院领导刚才还在说让他准备一下,等送专家们的车回镇上的时候,想办法妥当的把骨折那孩子给带下去。

忙活了小半天,来支援的专家们住进了那几栋收拾出来的老房子,另外还有随行的几个县公安局的警察同志,则到卫生所来了解情况了。

“来,你们仨叫什么名字,哪里的人,家住在哪儿,家里大人的联系方式有没有,挨个儿填一下。”

圆圆胖胖的老民警语气和蔼,拉家常似的跟黑沐和另一个孩子问话,怀里还抱着硬挤上来的秦姣姣。

黑沐和小伙伴对视一眼,低下头半天没吭声。

“小家伙,你看这俩哥哥,是不是不听话,你说,要是不听话怎么办?”

“打屁股!”秦姣姣的小奶音响起,又脆又亮,俩少年顿时脸都红了。

“你们仨是离家出走的,还是被人骗这里来的?”

“我,我们,是发现了一张藏宝图,然后循着过来的。”黑沐的声音在老民警责备的目光中渐渐消音,头也埋下去了,恨不能塞到胸口里的样子。

“什么藏宝图呀,可以给姣姣看吗?我也要去寻宝。”

秦姣趴在桌子上,去拉黑沐的胳膊。

“哥哥,哥哥,给我看看嘛。”

架不住秦姣的撒娇和老民警的眼神,黑沐从衣服的夹层荷包里取出一张牛皮纸,摊开放桌上。

秦姣没见过这种怪模样的图,脑袋转来转去也看不明白,抬头看向抱着她的老民警。

“伯伯,姣姣看不懂,是不是就不能去寻宝了?”

老民警认认真真的看了一会儿,笑起来:“这藏宝图,我们所里的档案室里都收缴了不下十份了,你们命大,居然活着走到了这里,路上没少吃苦头吧?”

这句话说出来,黑沐跟那个少年脸也红了,眼睛也红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