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兄弟内讧
书名:穿越八零,娇气龙宝三岁半 作者:薄荷雨 本章字数:2254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27:21

“哥,我们就这么认了?”

等到村里散会,焦家几兄弟聚到他们大哥家里开起了小会。

焦老二去了县上认尸,顺便处理后事。

他们家里,也就老二的手稍微干净点,其他人是根本凑都不敢凑近县公安局的。

直到夜深了,焦家兄弟也没讨论出个什么东西来,最后除了老大和老幺外,其他的兄弟都各自回家。

“老幺,敢不敢跟着哥去干一票?”

“干什么?”

老幺是个独眼,天生的,左眼没有眼珠,整个眼眶都是平整的,也没有眼帘眼睑。这人心狠手辣,小时候连他表哥都敢下刀子戳。

“秦家沟那些狗屁玩意儿,我们不能搬过去肯定是他们在使坏。我听人说,他们村里一条大蟒,我们就去想办法杀了这条蛇,把它皮剐了挂到他们村口,蛇肉可以拿回来吃,蛇胆泡酒。”

焦老大脸上一片阴狠,手里玩着小匕首,狠狠的插入到桌上。

“行,大哥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焦老大朝他招招手,附耳嘀咕了一阵。

后半夜,村里陷入寂静中,焦老大家的门被打开一条缝,一个人影从里面钻出来。走了一段距离后,从大树上跳了一个人下来。两人没开口,打了个手势,趁着月色开始爬山。

凌晨的时候,秦施还爬起来去上厕所,顺便看了一眼小蟒,确定它房里的饮水足够,之后打着呵欠回房去了。

原本缠在横梁上的小蟒突然昂起头,蛇信吞吐一阵,悄无声息的滑出了房子。

它的身影奇怪的逐渐减淡,就像是水墨画到了后面没墨了似的。

在它消失后不久,两个人影出现在秦家沟村尾的果树林里。

就着月光可以看到,这两人虽然做了乔装打扮,但也仅仅是用布蒙住了半张脸,头上戴着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而稍微瘦削点的那人,左眼以眼罩遮挡着。

两人悄悄的潜入秦家沟的村子,竟然没有惊动村里的狗子。用了几分钟时间,他们就摸到了小蟒住的那间屋。

不知何时,原本空无一物的横梁上多了一条黑色的影子,看其形状,跟小蟒有几分相似。

两人靠近之后,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探查了一番周围的情况,最后才选了个绝佳的角度,打算一击必中。

他们手上的猎枪是改造过的,加了消声器。这种猎枪就是散弹枪,又称为鸟枪,在建国初期用得比较多。焦家兄弟这些枪估计也是从那个时候保留下来的。

改造过后的猎枪威力更大,加上焦老幺虽然只有一只眼睛,却是个天生的神射手,解决猎物通常只要一枪,所以人称焦一枪。

在子弹射出去之后,他心里一咯噔,直觉不对劲。想要招呼大哥离开,却在偏头的时候,那只独眼的瞳孔瞬间放大。

没有真正的面对过小蟒,完全不知道它的恐怖之处。

他们曾远远的看过一眼,那时候估计小蟒最多不过七八米,成年男子大腿粗细而已。但现在在他们面前的这条蛇,只蛇瞳就有他们村口挂着的铜锣那么大,而且对方低下头俯视他们的时候,那堆成小山的身躯盘成蛇阵,几乎塞满了整个房间。

“蛇,蛇妖!”焦老大胆子虽然大,可也是针对人类或者正常的野兽来说的,而眼前的这一幕,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只是这时候再跑已经晚了。小蟒的蛇头往后一缩,继而快如闪电一般的伸向焦老大。他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往旁边一拉,把弟弟老幺塞到了小蟒嘴边。

焦老幺本来还想伸手拿枪掩护哥哥逃跑,没想到自己亲爱的大哥居然拉自己去挡蛇,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蛇嘴已经到他头顶上了。自觉自己逃不掉的焦老幺心一横,抬手就是一枪,奔跑中的焦老大一声痛呼,打了个滚,翻到地上生死不知了。

焦老幺失去意识之前,嘴角咧出笑容,目光中满是恶毒和愤恨。

被枪声和焦老大的叫声惊醒的村民们开了灯出来一看,就看到小蟒的房子前面,两个人躺在地上,其中一人手里拿着猎枪,另一人拿着砍刀。

被吓坏了的秦家沟的村民们不敢上前,叫了护卫队的人过来,还有值班的民警小李。

孟大彪带着人来的时候,村民们已经围了里外三层,一个个又怂又熊的在看热闹。

“赶紧给我散开。你们也是胆子大啊,万一他是装晕呢?等会随手一枪,就不是一两个人丧命的问题了。”

听到孟大彪的话,村民们这才反应过来,哗啦啦的就跑走了一大片。

护卫队员和民警小心翼翼的摸过去,先是把猎枪给挑开,旁边有人冲过去抢了就跑,小脸都吓白了。等把武器给缴了之后,孟大彪亲自动手,把那焦家兄弟捆了个结实,带到了护卫队这边。

端起一碗水,孟大彪猛吸一口,继而喷在焦家兄弟脸上。过了片刻,这两人才一头湿漉漉的清醒过来。

焦老大睁了半只眼看了一下,慢慢睁开双眼,就看到孟大彪双手抱着胸,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而在他的旁边,他兄弟焦老幺遮挡的眼罩已经没了,那只独眼死死的盯着他,嘴角挂着一抹狰狞笑容。

“老幺,老幺你没事儿吧,哥哥我那时候晕了头,对不起你。”焦老大都顾不得孟大彪这边了,开口就跟焦老幺求饶。

同是自家兄弟,他最清楚焦老幺的为人。这人心胸极其狭隘,锱铢必较,他今天下意识的拉他去挡蛇口,回头要是让焦老幺找到机会,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求饶的时候,心里其实非常的惋惜,这蛇怎么就没把老幺给吞了呢,哪怕毒死毒残了也好啊。

焦老幺压根儿没开口,他依然朝着老大笑,那笑容看得孟大彪都觉得瘆得慌。

这兄弟俩到底发生了什么内讧,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大抵不过是逃命的事儿。

刚才他们来的路上就检查了一下,焦老大的腰下到小腿那部分很明显有铁砂子打出来的血洞,这人也是能忍,换个其他人早就开始嚎叫了,他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跟他弟弟说话。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