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绣儿,你听我说
书名:穿越八零,娇气龙宝三岁半 作者:薄荷雨 本章字数:2423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27:21

她颤抖着手,把女儿抱得更紧了些。

秦姣不舒服的挣扎了一下,抬头看向妈妈。

“妈妈,你怎么了?”

小爪子摸上了宋绣的脸,秦姣不太明白妈妈怎么表情那么凝重。

宋绣没吭声,过了大概一分多钟,她干涩着嗓子开口:“就,没有办法了吗?”

秦姣不懂,她只听从字面的意思,回答说当然可以,但她做不到。

宋绣抿紧了唇,低垂眉眼。是啊,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居然问三岁半的女儿能不能做到,自己这个当妈的简直……

“姑姑或者可以的。”秦姣大喘气的接了一句,“姑姑上次有跟二爷爷学过扎针。二爷爷教过她用针止血,然后再含一颗二爷爷给的那个药丸子就能多拖一阵子。”

宋绣咬住下唇,犹豫了十几秒,探头出去叫秦晓。

“真的可以?”秦晓过来听了她的话,狐疑的看了眼这对母女。

“可以的啊,二爷爷不是跟你说过嘛,就扎他身上那几个穴道就可以止住出血了。然后三清丹可以续气的嘛。”

“但,我没有带药出来。”

“我带了呀。”秦姣从胸前挂着的荷包里掏了两下,掏出来一只指头大小的葫芦瓶,“上次二爷爷给我的,让我带着,怕在山上出事儿找不到药。”

秦二爷爷还多了个心眼,怕外人怀疑这药,用的是装丹参丸的小药瓶。指头大小,瓷瓶,里面最多能装两颗药丸子。

秦姣身上这瓶也是装了两颗,一颗只有绿豆大小一点。

秦晓握紧了瓶子,又从包里掏出在德春堂给二叔买的一盒新银针,吁了口气,强制镇定的来到那位医生身边。

“妹子,我跟家里老人学了点针灸术,也不知道行不行,我试试可以不?”

女护士现在人都是懵的,说啥她都只能点头摇头,根本想不到其他,只求人别死在她面前就行。

秦晓用车上的酒精给针消了毒,然后扒开医生的衣服,抖着手扎了一针,没扎进去。她缩回手,嘴唇都白了。

“姑姑,你可以的。”

宋绣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女儿也下来了,站在车外,紧张的看着她。

有了小姣姣的鼓气,秦晓吁口气,回过头镇定了一下,使劲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稳住心神,开始下针。

这一次她克制住了手抖,快速而准确的扎进了穴道。一旁的姣姣又提醒了她两个位置。

一盒三十六支针就剩了不到十支。

药也给塞到医生的舌头下压着。这个药沾了津液就会慢慢溶解,跟普通的心脏病急救药类似。

两颗药丸,医生和一旁担架上的病人一人一颗。

刚做完没两分钟,一个中年男人就背着一位老者跑了过来,后面还有个半大小子背着出诊箱。

女护士一看到老人,眼泪刷的就下来了,哽咽着叫了一声老主任。

“别哭,我看看情况。”

老者从男人背上滑下来,还没站稳就往担架床边一蹲,熟练的检查了下病人的情况。

“还行,血压有点低,但心率比较稳,没问题,继续给氧气。”

他撑着旁边人的胳膊站起身,又朝车厢里看去。

“是小王?他情况如何?”

老主任一眼就看到小王医生胸膛上和肚腹上扎着的银针,没有着急取下来,而是拉起手腕摸了半分钟,跟着又摸了下他的颈动脉,最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秦晓在旁边紧张而且磕巴的说了一下她检查的结果,然后说了自己扎针的作用,也没遗漏给病人吃的药,还把药瓶交给了老主任。

老主任熟练的查体,最后断定肯定有内出血的情况。他不是中医,虽然听说过高明的中医能用针灸止血,但没有亲眼见识过,而且秦晓的样子也不像是有经验的人。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取下银针,只是指挥旁边人帮忙把车上配备的急救药给小王医生用了一些。

一个小时后,终于挤进来的救护车上跳下好几个医生护士,就地展开了抢救。

随同来的护士想要把针取下来,却被另一位医生阻止。

“小心些,不要取针,就这样抬上车再说。”

两辆救护车接了两个病人离开,剩下的医生配合警察做了死者的查验。

除开因为撞击折断了颈椎而当场去世的救护车司机外,被农用车侧翻压倒在车下的两个骑自行车的无辜路人也没了生命体征。现场的惨烈让来帮忙的人都红了眼睛,而农用车司机已经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

警察指挥,群众帮忙,终于将出事地方清理出来,交通得以疏解。

秦晓他们彻底走不了了,因为还得去医院帮忙取针,还有警察的问询。另外农技站的领导知道他们遇到这事儿后,专门让人来找他们,叫马上回去。

晚上吃完饭那会儿,宋绣抱着孩子,背着包又回到哥哥家里,把宋奇跟苏素两人吓了一跳,再一问情况,宋奇就坐不住了,让妹妹和老婆在家等着,他骑了自行车就往县医院跑。

“孩子吓着没有?”苏素给单独做了面条,没有其他菜,直接卧了两颗煎蛋,“把姣姣给我抱着,你先去洗个脸,出来吃。”

姣姣担忧的看了妈妈一眼,小眉头蹙得死紧。

“大舅妈,我妈妈怎么了?”

“没事儿,她被吓着了。姣姣你害怕不?要不今晚大舅妈抱着你睡?”

“姣姣不怕的。”小丫头拍了拍自己胸口,“我陪妈妈睡,她会害怕,晚上要做噩梦。”

“姣姣真乖。”苏素揉了揉孩子细软的发丝,抬头收敛了笑容,有些担心的看着厕所那边。

厕所里,宋绣撑在洗脸台上,脸上是湿漉漉的,鬓发和刘海都被打湿了,还在滴水。

她闭上眼,喘着粗气,脸色惨白。

脑海里,无端的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幕,翻滚的大卡车,铺天盖地滚落的纸壳,耳边是妈妈的尖叫声,还有重重掰着她胳膊的手指。

她承受不住的低下头,用冷水不停的往脸上泼,几乎喘不过气来。

外间苏素还是担心得不行,想了想,把姣姣放到椅子上坐好。

“乖姣姣,大舅妈去看看妈妈,你自己吃饭好不好?”

“好的。”秦姣又伸手拉住大舅妈,“大舅妈,让妈妈不要哭了,姣姣会一直陪着她的。”

苏素半蹲下来,手指拂过乖侄女的小脸蛋:“好,大舅妈去跟妈妈说。”

起身来到厕所前,敲了敲门。

“绣儿,开开门,我有话想跟你说。”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